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耽美小说 > 其他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零二四章 皇后求上门

回到明朝做仁君 第一零二四章 皇后求上门

作者:纣胄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5-02 13:48:55 来源:铅笔小说

京城这么大行动自然瞒不住人,到了天亮的时候,基本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该抓的抓,该封的封,老百姓该干什么干什么。

在城门开了之后,消息就传了出去,京城中很多人都有些不明白。

有见识的干脆就躲在家里装起了鸵鸟,这一次的事不参与最好,连打听都不打听,谁也别告诉我。

民间一些消息快的人士都在到处宣扬,茶馆酒肆,各种消息不断地飞。只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顺天府出告示了,把所有事情经过向大家讲述一遍。

陈捕头站在告示牌面前,目光扫向人群。

此时的人群中站着很多人,很多人都是大户人家派来打探消息。有的可能就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的可能是心虚。

老百姓之间议论纷纷,很是兴奋。

京城的老百姓这些日子早就觉醒了看热闹的属性,自从皇帝登基以后,京城的热闹就没断过,大家抱着这种心态到处看热闹。

尤其是这种大行动的热闹更好看。百姓们相信皇帝这是在为他们伸张正义,也想看看这帮坏蛋究竟能干出什么没下限的事,同时也表达一下自己朴素的感情。

人群中。

一个壮硕的男子问身边的人,“老张,你说这帮人会被怎么惩罚?”

这种话题在舆论场上非常吃香,毕竟每个人对罪名的理解都不一样,大家对罪名的定性也就不一样。有的觉得轻了,有的觉得重了,这就争论了起来。争论起来之后,自然就有了热点。

旁边的老张捋着胡子,看着眼前的告示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事大了,我倒是觉得这帮人死路一条。哪天要是真判的话,少不了挨一刀。”

壮汉抱着肩膀想了想说道:“这个未必,我觉得充军就差不多了,怎么可能全都砍头呢?这人也太多了。”

“法不责众?”老张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也得分什么事。你看看他们干的这些事,私自贩卖人口,把那些原本应该解除奴仆合同的人偷偷贩卖掉。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在打朝廷的脸!”

“朝廷要废奴,他们就趁着合同还没废把人给卖了。就这帮人,我跟你说,死有余辜!朝廷绝对会严惩不贷,这叫杀鸡儆猴!”

旁边有个人插嘴道:“我觉得老张说的有道理,而且这件事还没完。你以为抓了他们就完了?这帮人背后肯定还有人,他们靠自己干不了这么大。”

壮汉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我还是觉得不能死刑。但是你说的背后有人,这个我赞成。只是不知道朝廷这一次会把谁抓出来?”

“这就不知道了,”那人也摇摇头说道:“不过肯定会抓一批。你看着,陛下不会姑息他们,这一次牵扯到谁都跑不了。”

闻言,众人一起点头,表示赞成。

与此同时,京城里的勋贵和勋戚却都慌了。他们这些人有的是直接参与其中倒卖人口,有的人是暗中支持倒卖行动,有的人是家里有青楼和赌场的买卖,对倒卖奴仆放任或是默许。

有人着急忙慌的把儿子找回家,上来就开始劈头盖脸的询问。这一问之下还真就出了事,家里真的有人干这样的事,为的就是多捞一笔。

一时之间,京城的中上层人员家中都是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皇宫大殿。

朱翊钧面无表情的翻看着奏报。

这份奏报详细地写了昨天的行动过程,后面则是沈一贯、马栋和陈矩的联名。

朱翊钧看完,就把奏报放在了一边。他已经大致知道了经过,这上面没有什么好说的,只不过发现有一点猫腻。

奏报上面写是罪犯反抗激烈,所以击杀的比较多。

朱翊钧清楚,这不可能是什么反抗激烈。在自己那些亲军手下就不存在什么反抗激烈,因为你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激烈。

如此只能说明一件事——殺的人有點多。说罪犯反抗激烈,就是把责任推到死人身上。死人不但不会反抗,而且還不会张嘴给自己辩解。

不过朱翊钧不在意,也没打算追究。这些罪犯死有余辜,行动不耽误查案子就行了。

朱翊钧看了一眼旁边的陈矩,说道:“你们继续查,好好的审问,别搞出什么岔子来。”

“是,陛下。”陈矩连忙点头。

这個时候,大殿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王皇后脚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状,朱翊钧先是一愣,随后有些迟疑。

王皇后的脚步非常急,神情也很古怪,这显然是有事。

王皇后来到朱翊钧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参见陛下。”

朱翊钧笑着伸出手,把她拉到身边坐下来,随后才问道:“娘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匆匆?”

“钧郎,”王皇后坐在朱翊钧的身边,想了想说道:“妾身娘家刚刚派人送了信过来,说是这次的事,家里有人掺和了。”

“说说,怎么回事?”朱翊钧点了点头,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在原本的历史上,王家并不怎么受宠,因为万历皇帝对王皇后也差一些,王皇后一直都没有兒子。

在原本的历史上,王皇后稳固的地位是靠抱着李太后的大腿。皇后都是如此了,她的娘家人就更是如此了。

万历皇帝宠爱的是郑贵妃,宠冠后宫长达三十八年之久,距离皇后的位置仅有一步之遥。可惜没用,还是没上去。

现在和历史上并不一样,自己对王皇后宠爱有加,王皇后已经给自己生了三个孩子,地位很稳固。

宠爱有加、地位稳固,皇后娘家人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王皇后叹了一口气,依偎在朱翊钧怀里,有些无奈的说道:“是家里的一个管事。家里有一座园子,他把园子里的下人卖了。”

闻言,朱翊钧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笑着宽慰道:“这有什么?把此人抓了、把下人解救出来也就是了。这该怎么审问怎么审问,没什么大不了的。”王皇后看着皇帝的样子,也知道皇帝这就是在装傻。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的话,自己就不用跑到皇帝这里来了。

王皇后有些无奈又有些撒娇似的喊道:“钧郎!”

闻言,朱翊钧正经了些,坐端正了说道:“那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王皇后这才点头说道:“这次的事就是家里的管事做的主,父亲不知道,弟弟也不知道。只不过这个管事有一个妹妹是我爹的小妾,如果真查下去的话,家里会有一些牵连,父亲就有些担心。”

朱翊钧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王皇后,有些无奈。

王皇后说的这些话有些假。她父亲也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说他担心受牵连,那是不可能。王皇后家里人总共就两個,一个是她父亲,一个是她弟弟,估计其他的人王皇后不在意,死也就死了。至于说那个小妾,那更不在意了。

王皇后之所以愿意来,是因为真的怕牵连到她父亲身上。她父亲因为害怕,也有想保一保他这个小妾的心思。

朱翊钧问道:“这个小妾很受你父亲的宠爱?”

王皇后闻言,顿时苦笑连连。

她知道,自己的心思估计被皇帝拆穿了,只能说道:“我这个姨娘现在最受我父亲的宠爱,谁都比不了。”

朱翊钧闻言就笑,想了想说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怎么查也查不到你父亲身上。至于他那个小妾,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王皇后连忙说道:“多谢陛下。”

这倒不是朱翊钧想要徇私枉法,而是这件事无论怎么查也牵扯不到王皇后的父亲身上去。堂堂的国丈,不可能去真的倒卖人口,他家里又不缺钱,为了这点钱,犯不上。

再说了,他们家的人一直也还算安稳,没有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这次的事应该也不是他们干的。

不过如果真的查到国丈身上的话,自己也绝不姑息。

“这件事,娘子就不用担心了。”朱翊钧拉着王皇后的手笑着说道:“有这个功夫,琢磨一点别的事。那些藩王进京了吧?”

朱翊钧把这些藩王招进京城,就是要给他们开个会。分散在各地的王爷府实在是对大明的影响比较大,把他们招过来想看看能不能给他们换一个地方,比如换到日本去。

如果这些藩王不愿意去的话,朱翊钧也不想再把他们送出京城之外了。留在京城反而比较好管理一些;送出去的话,反而会变得麻烦。总之,大明的宗室不能像以前那样。

“已经有进京的了,”王皇后想了想说道:“妾身还想着和钧郎说,把他们那些王妃招进宫来问一问,见见面、谈一谈。”

“这件事你做正合适,”朱翊钧笑着说道:“你安抚她们一下,别吓得像惊弓之鸟一样。现在京城乱得很,把她们吓到了就不好了。”

“是,陛下。”王皇后点了点头。

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京城的案子也在继续查。随着探查的深入,开始有官员被牵扯进来,从顺天府的低级官员,到各个城门的守卫。

消息传出去之后,京城中的空气凝重了起来,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到这么广,而且查起来真的是丝毫不手软。

东厂的人和顺天府的人在前面查,马栋在后面收尾。虽然知道这么查下去都早晚要完,但是没有人敢跳出来正面说什么。

但是暗中杀人灭口的这些天倒是多了不少,时不时的就会有人在什么地方发现一具尸体,搞得整个京城的人心惊胆颤的。

这些事倒是和朱翊钧没有什么关系,他收到了一份来自倭国的奏疏。

看了一眼之後,朱翊钧發现这份奏疏寄出来已经有一些时间了,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倭国内乱。

看完之后,朱翊钧随手就将這份奏疏放在了一边,想了想说道:“去把戚继光和李成梁找来。”

“是,陛下。”旁边的陈矩答应了一声,就让手下去找人了。

随着朝鲜战争的结束,戚继光和李成梁都得到了皇帝丰厚的赏赐,两人在京城也被安排了新职位,都在五军都督府任职。

听到皇帝召见之后,戚继光两人就从外面跑了进来。

说实话,这些日子戚继光两人都有些空闲。在大殿门口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有些古怪。

原本见面之后还有一些斗嘴的意思,现在这种心思都没了。李成梁看着戚继光问道:“伱是怎么熬过来的?”

闻言,戚继光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直接说道:“就硬熬着呗,还能怎么熬?”

李成梁苦笑着说道:“说实话,我想回辽东。”

“想都别想!”戚继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盯着李成梁说道:“这种话你也就跟我说说,千万不要再和别人说了。如果你真的有这种想法的话,可以直接去问陛下。”

李成梁苦笑着说道:“陛下能让我走吗?”

“这我哪知道?”戚继光想了想,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走的话,那就直接和陛下说,千万不要在别的地方说。”

李成梁见戚继光连續嘱咐了两次,点头说道:“我明白。”

当着皇帝的面说,就是臣子向皇帝的请求,同意不同意的都是一回事。

如果在外面说的话,那就是心有怨怼,在抱怨。要是传到皇帝那里去的话,没好果子吃。

李成梁想了想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出去走走?”

戚继光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想过,我觉得在京城待着挺好的。人得知足,坐到我们这个位置就得守得住寂寞。”

李成梁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他才不相信这糊弄鬼的话。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李成梁想了想,突然脸色变得严肃,压低了嗓音问道:“你说陛下这次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会不会哪里有叛乱了,需要我们去平叛?”

说话的时候,李成梁脸上带着不知名的兴奋,眼睛都带着光芒。戚继光看了一眼李成梁,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觉得李成梁实在是太天真了,这种想法居然也会有?

有人造反?

怎么可能有人造反?

先不说当今天下老百姓的日子都非常好,朝廷的各地也有赈灾粮。这天下真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朝廷也会马上赈灾,即使有的地方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苦一点,但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老百姓活得下去就不会造反,不会和朝廷拼命。没有老百姓造反的造反叫什么?

叫叛乱。

自古历史上就没有什么叛乱能掀起波浪,何况现在大明国力强盛、朝廷有钱?

戚继光摇了摇头,懒得搭话,只是默默加快了脚步。

李成梁见状,很无奈,叹了一口气默默跟了上去。

他知道为什么戚继光会是这个表现,也知道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些不靠谱。

不过没办法,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在京城待的实在是太无聊,每天无所事事,想找一个地方跑马都没有机会,就更别提干点什么。

李成梁也去过京城的赛马场,可这种地方差远了。在草原上、在辽东坐马驰骋和在赛马场里跑圈圈完全就是两码事。

过了一小会儿,李成梁不甘心地快步跟上戚继光的脚步,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这个人呐,好无趣。”

戚继光说道:“这个时候就不要有趣无趣了。”

戚继光心里很清楚,面前这家伙看起来非常粗枝大叶、没有心机,可是谁如果真的把他当成没有心机的人,那才是傻子。这家伙想法可是非常多,心机也非常厚,为人处事非常老辣,稍有不慎你就会被他坑进去。

不要以为这个老家伙不会坑人,他坑人的手段多着。

实际上,李成梁这個人年轻的时候还好一些。

在原本的历史上,李成梁的变化是从戚继光倒台之后。戚继光的倒台让李成梁看见了一件事——无论你有什么样的功劳,下场都不一定好。如果你想不倒,那你就只能干点别的。

养兵自重就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同时再来一个养寇自重,这一下子就把地位稳固住了,辽东李家也就彻底站住了脚。原本这件事是玩不脱的,后来朝廷看他实在太过分,就把他弄到了京城,然后辽东就玩脱了。

现在的李成梁可没有这个心思。

两人一起向里走,很快就来到了大殿里。

朱翊钧见到戚继光两人走进来。直接招呼他们走到身前。

等到两人行完礼,朱翊钧把奏疏扔给他们说道:“看看吧。”

戚继光伸手把奏疏拿了过来,快速看了一眼之后就递给了李成梁。

李成梁神色凝重的接过奏疏扫了一眼,向前走了一步大声说道:“陛下,臣觉得应该发兵了。”

戚继光转头看向李成梁,神情诡异。

这个家伙还真的是时时刻刻不忘发兵,说到底就提了这么一个建议,表明了态度。如果皇帝同意的话,估计他要领兵了。

朱翊钧看了李成梁一眼,有些迟疑的说道:“这就发兵吗?”

“是啊,”李成梁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已经到这个时候,时机已然成熟,倭国内乱已经起来了,这是我们的一个好机会。我们可以兵分三路,直接就把倭国灭掉。”

“怎么打?”朱翊钧有些迟疑的问道。

“陛下,我们的三路人马一路从朝鲜出发。这一路我们并不需要派多少人,只需要派几个人去指导一下,让朝鲜人自己打就可以了。朝鲜有一个叫李舜臣的,这个人还不错,挺能打,就让他带着军队打过去,这一路人马能取得战绩自然是好的,取不得也没有关系,只要能打过去就可以了。一方面可以牵制倭寇,另一方面也能取得突破。”

“第二路便是现在九州岛上的那些投降的人,和咱们自己人。让他们也出兵配合朝鲜人,两面夹击一起打过去。”

“第三路就是虾夷人那一路,现在咱们给他们的支持还不够。除了武器装备之外,咱们還可以派出两支三支精锐部隊和他们一起作战。只要遇到关键难打的地方,咱们的人出手就可以了,其他的时候就讓他们自己打。”

“三路人马一起出击,肯定能一起覆灭倭国。到时候我们可以把倭国瓜分掉,一部分给我们,一部分给朝鲜人,另一部分给虾夷人。用不了多久,倭国就彻底归咱们了。”

闻言,朱翊钧的脸色有些迟疑。

李成梁说的这些事能做到吗?

答案是能做得到。以大明的国力,这些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上一次之所以撑不住,是因为朝鲜战场上耗费了很多的资源。人马上倒是没什么问题,主要是钱粮有些供不上了。

如果这一次打倭国,只要派出一些水师就可以了,其他的大队人马并不用动用。这样一来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戚继光站在一边,也不说话。

实际上,事情从李成梁一开口就变得跑偏了。

戚继光看得出来,皇帝找自己两人来是想商量一下这几件事怎么做。可是从李成梁开口之后,就变成了怎么打。

戚继光也不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皇帝要是反应不过来,那就打。反正自己不怕打仗,而且侄子现在还在倭国。这一仗要是开打,他建功立业的机会就来了。

旁边的李成梁估计也是这个心思,他的儿子也在倭国。這要是开打的话,这两人都是能领兵出战的,袭爵的机会这一下子就来了。

朱翊钧沉吟了片刻说道:“那就打。”

反正都已经到这个地步,朱翊钧也不想再考虑其他的。什么阴谋诡计?

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根本就不用。

大军所到之处,什么计谋都没有。

区区倭寇,顷刻之间化为渣滓。

朱翊钧说道:“两位爱卿,这件事就麻烦你们了。回去之后带着人马上拿出一个作战计划来。”

“是,陛下。”戚继光两人神色一凛,连忙躬身答应道。李成梁警惕地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戚继光,见他始终没有什么动作,脸色终于松懈了一些。

李成梁向前走了一步,一脸严肃说道:“陛下,臣愿意领军出征。”

在这件事上,李成梁觉得自己领兵还是把握比较大一些,毕竟这个策略本身就是自己提出来的,跟戚继光没什么关系。

如果自己能主持这一次的战事,必然能再向前一步。三路人马在一起一起攻打倭国,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大的举动。这场军事行动如果让自己来指挥的话,一定非常过瘾。

眼下自己唯一的对手也就是旁边的戚继光了。只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似乎并没有想要参加争夺的打算,这让自己可以松一口气。

李成梁一脸期待的看着皇帝。

朱翊钧看了一眼李成梁,有些迟疑。

李成梁想去打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问题,让他去可以,他有这个资格。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揣测不想让他去,自己没那个想法。

朱翊钧想想说道:“你回去好好琢磨一下,拿出一個好一点的计划来。如果合适的话,朕就让你去。”

闻言,李成梁顿时面带喜色的大声说道:“多谢陛下!”

“你们去吧。”朱翊钧点了点头,示意两人可以走了。

两人一起出了大殿。

李成梁这一路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

旁边的戚继光一脸的安定,一点也不羡慕。

李成梁看了一眼戚继光,有些狐疑的问道:“你怎么回事?如果在这之前,你肯定跟我抢。现在居然不抢了,你想干什么?跟我说说,伱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戚继光瞥了一眼李成梁,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这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哪有什么阴谋诡计?还坏主意?我是那种人吗?我戚继光堂堂正人君子,跟你这种小人为伍简直就是有损我的名声!”

“你少来这套!”李成梁一脸警惕的盯着他,没好气的说道:“你不要以为你说这样的话,我就会相信你。”

戚继光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和你实话实说,我这一次不去,是因为我娘子要来京城,我要在京城等她。”

“说起来这些年我到处征战,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陪陪我娘子。这么多年了我也觉得对不起她,所以这次我不打算走了,要好好在京城的陪陪她。”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比较关键,那就是我们这么多年了也没一个子嗣。我看看能不能求张天师出手,为我们炼制一颗丹药。”

戚继光没有儿子这件事,李成梁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并不是什么秘密。因为没儿子这事,他家里还闹出过不少乐子。

李成梁上下打量了一番戚继光,摸着下巴说道:“找张天师看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你肯定是可以的,你确定嫂夫人能行?”

戚继光的娘子是原配夫人,即便是比他小,也不会小太多。依据戚继光这个年纪,猜想他媳妇的年纪,这个年纪如果还想生个孩子,那就不是丹药能解决的了,这恐怕不行。

“关你什么事?”戚继光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一甩袖子就走了。

他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是想想怎么把计划做好吧。如果陛下不满意的话,你还是去不了。”

李成梁警惕的追上去问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戚继光认真的说道:“你放心吧,这一次我绝对不和你抢。我这个人说到做到,不要以小人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

“行吧,你君子我小人。”李成梁点了点头说道:“只要这次能去,什么君子小人的我也不在乎。”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吵闹着出了宫门。

此时的朱翊钧斜躺在卧榻上,问身边的陈矩:“他们两个走了?”

陈矩低着头说道:“回陛下,已经走了。”

朱翊钧想了想说道:“那这件事就这样,你盯着一点藩王那边,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进京。人齐了就告诉朕一声。”

“是,陛下。”陈矩连忙躬身答应道。

關於藩王分封这件事,朱翊钧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如果倭国真的能打下来的话,这件事就变得好办了一些。该给的封赏要有,该封的封地可以封出去了。

比起分封在全国各地,分封在倭國反而是一件好事。毕竟那是一个岛,管理起来相对要简单不少,也可以解决藩王祸害大明百姓的问题,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京城关于废奴令的事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抓人抓得那叫一个痛快。

事情在扩散,八卦群众在盯着。

当国丈府里的一个管事被抓之后,事情瞬间就到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皇后的娘家都没被放过,都直接被抓了。甚至順天府还把国舅爷请过去询问了一下情况。这一下子就把舆论推上了高地,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凡是和倒卖人口这件事有牵扯的人一下子心都慌了,一时之间想什么办法的都有,有到处托人走关系的,有想杀人灭口的,还有想着做切割的。

甚至有人干脆跑到皇宫里去找皇帝请罪;家里有人犯了事的直接就抓起来绑上。这跟我们没关系,都是他自己做的主,直接就给送出去了。

一时之间,京城都热闹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传出了一个消息:倭国又出事了,那些人毁约了,他们居然敢不尊重大明,可能又要打仗了。

对于这一点,老百姓反而没什么感觉。对于京城的百姓来说,这是什么仗?

打了也就打了,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大明的军队过去了,直接就打赢了。担心?哪还有什么担心?

与其关注这个,还不如关注一下藩王进京。听说朝廷要对藩王有新的安置,甚至不知道哪个搞出来一个传言,说皇帝要把藩王废掉。

还有人干脆编出了段子,什么“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还传得有模有样。朱翊钧看着手中的奏报,脸色有些发黑,重重地放下。

显然这就是有人看自己不顺眼,给自己弄了一些谣言。

真是有点意思!

朱翊钧瞥了一眼旁边的陈矩,面无表情的问道:“查出是从何处传出的吗?”

陈矩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回陛下,暂时还没有。”

这个时代的人非常聪明,他们的智慧远超乎人想象,尤其是他们的学习能力。

自从朱翊钧搞出宣传攻势之后,很多人就有样学样。他们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搞,但是可以暗戳戳的搞。说书先生他们不敢乱来,但是私底下在酒肆茶寮散布一些消息是敢的,而且还非常熟练。

“已经找到散播消息的人,但是这个人现在不见。”陈矩低着头说道:“奴婢已经安排人尽快去寻找。”

朱翊钧闻言,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原因也很简单,既然他做这种事,还暗中让人失踪了,怎么可能让你这么容易就找到?

如果这么容易就让你找到,那他就不干这个了。

朱翊钧脸色缓和了一些,说道:“慢慢来吧,慢慢找。”

“是,陛下。”陈矩心里连忙点头,心里松一口气。

接下来,朝廷的日子还算安稳,顺天府依旧在抓人,倒卖奴仆的案子牵扯到谁就抓谁。已经有两个伯爵和一个侯爵被牵扯进去了,现在正在家里战战兢兢地等着,看看皇帝怎么处置他们。

除此之外,藩王见面的事也提上了日程。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藩王进了京。到京城之后,这些藩王不敢闹事。毕竟外面都在传,皇帝要收拾他们。有了这样的传言之后,他们也就不敢再做什么,每天做人做事都是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的,生怕皇帝找個理由把自己收拾了。

当今陛下的权威越来越重,已经让人望而生畏。

除此之外,就是大明准备对倭国的战事。

这一次,朝廷倒是没有出动更多的人马,只是出动了两万人由李成梁率领,会同水师出征。

唯一变更的,可能就是装备。

在这次的军队中,装备了金属定装弹药的火枪,虽然只有五千支,但是也足够吓人了。

另外还配备了一百门的新式火炮和一百辆新式的火箭弹。这玩意使用的全都是金属定装弹药和黄色炸药,威力远不是以前的武器可以相媲美的。

再加上更好的手摇式机枪,战斗力直线飙升。以这样的兵力屠灭敌方的军队根本不成问题。

剩下的就是占领问题,这就更不让人担心了。旁边的朝鲜虎视眈眈,让他们派人去占领,他们肯定很痛快的答应。

除此之外,还可以安排投降的一些人,再加上后续的移民安排,朱翊钧觉得不会成为什么太大的问题,所以也没再关心这件事。

日子一天一天过,京城平稳了下来。虽然前些日子舆论非常混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也就不再关注了。

一个热点新闻你炒得再热,随着时间的推移,热度也会消减下来。每天就那么点事,没有什么新的情况,大家也就不那么关心了。

朱翊钧一边在院子里溜达,一边伸手拉住王皇后的手说道:“这些日子,辛苦娘子了。”

“能为钧郎做事,是妾身的福分。”王皇后温柔的笑着。

朱翊钧想了想问道:“家里的事都解决了吧?”

“都解决了,”王皇后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还要多谢陛下。”

这件事王皇后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是牵扯到了自己一下。父亲当初好面子,希望这件事能悄无声息的处理。自己也找到皇帝这里说了,可是皇帝却没有那么做。

皇帝不但没有悄无声息的处理、给老丈人留面子,反而大张旗鼓的把老丈人拉了出来,直接就以老丈人为反面案例进行了严厉的惩处,用老丈人的面子来威吓其他人。

效果非常好,别人看了都害怕。毕竟皇帝连最宠爱的皇后的父亲都要收拾,我们这些人算什么?

可是对于父亲来说,面子上就挂不住了,现在整日里在家長虚短叹。

只不過这话,王皇后可不敢和皇帝说。這要是让皇帝知道了,那就是父亲心怀怨望,搞不好又得挨收拾。

朱翊钧看着王皇后言不由衷的样子,也不拆穿她。

那位国丈回头还是得收拾,最近飘得有点厉害。再不收拾的话,以后会更麻烦。好在问题不多也不大,敲打一下也就是了。

夫妻二人各怀着心思一起向前溜达。

走出去不远,朱翊钧又问道:“藩王都进京了,你和他们的王妃都谈得怎么样了?朕听说好像闹出了一点事?”

“也没什么大事,”王皇后笑着说道:“无非就是关心一下陛下召他们进京有什么事而已。每个人都担惊受怕了。”

藩王这些年的日子可不好过,大明削藩可是主流,从朱棣上位之后就一直在做。

到了正德年间,原本应该松绑一些,不至於那么严肃,但是出了一个宁王造反。自从宁王造反之后,削藩的话题一下子就又严肃了起来,各地对藩王的限制更加严格。

除了皇帝有要求这么做之外,各地的文官也会主动去这么做。毕竟一旦藩王造反,他们就跟着完蛋。要么跟着一起造反,要么被杀了祭旗。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地方官员对削弱藩王和盯住藩王有着天生的敏感,这就是政治正确。

这次皇帝把藩王召到京城,这些藩王心里就更虚了。

外面的日子不好过,可如果真的以后就留在京城的话,那日子就更难过了。那种日子简直就是生不如死,每个藩王心里都慌。

朱翊钧看了一眼皇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不知道怎么说,但是也的确该放出一些风声看看他们的反应了。”

王皇后闻言,面容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也不知道皇帝这么做是好是坏,索性就听之任之。在朱翊钧下了决定之后,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所有人都知道了,皇帝把藩王召到京城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安排新的封地。

这一次的分封可不是像以前一样,皇帝这一次要给藩王的封地是真正的封地,有自主权力的那种。

只不过这种权力不能在大明使用,所以给把藩王送到倭国去了。

这是一件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件事,一下子就引发了舆论。

无论是官场上,还是民间百姓,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在讨论分封藩王的事,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件事情。

有的人觉得这是不错的一个条件,把藩王赶出大明,让他们到外面去霍霍外国人。毕竟大明的老百姓们已经经不起藩王的祸害了。

有的人觉得这不太行,你把藩王放出,万一他们聚集势力造反了怎么办?

这很多事都是没办法去预料的,所以一定要未雨绸缪,做好准备。

大明之所以特别害怕藩王聚势造反,是因为大明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在历史上,有很多藩王造反例子,但是成就都不如朱棣。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只不过朝廷中枢和皇帝这一层面上倒是没出什么意外,因为这是朱翊钧和张居正早就已经商量好并且确定下来事。

朝廷中枢已经做了决定,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乱子。另外一点也很关键,那就是张居正等人都能认识到分封藩王对皇帝、对国家有什么样的好处。

至于说藩王造反,也不会有人觉得这些人能成功。在倭国那个弹丸之地带着人造反吗?

快别开玩笑了!

事情传了半个月之后,朱翊钧在皇宫里把所有的藩王全都宴请过来,并且说了分封的事,同时也告诉了他们,这事你们自己看着办,愿意的就报名,不愿意的就算了。

不过朱翊钧也提醒了他们,倭国就这么大一个地方,好地方自然是先到先得,去晚了的话恐怕就捞不到什么好地方了。到了倭国之后,封地里的产出都归你,你只需要每年给朝廷交纳一定的份额就可以了。

这個提议一出,还是有很多藩王动心的,毕竟可以出去干一番大事业了,总好过生生世世的被人监视居住的好。

有人动心,也就有人害怕。有人觉得这是皇帝的阴谋,答应的人恐怕没有好下场。真去了倭国,最后也不过就是为皇帝打白工,什么时候皇帝不高兴了再来一次削藩,到那个时候你就什么都没了。

朱翊钧对这些事根本就不管,相信肯定会有野心勃勃的人想要报名。如果现在没有人报名,那就下旨册封。反正到了这个地步,这些人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让朱翊钧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人坐不住,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弟弟——潞王。

潞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跑过来了,一脸激动的看着哥哥,表示自己愿意为哥哥做事,天下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我愿意去,我愿意帮哥哥给他们做一个榜样。我这个亲弟弟都去了,他们肯定也愿意去。

一番说词,慷慨激昂。

朱翊钧看着面前的潞王,有些无奈的说道:“朕不是不想让你去,你现在也成熟了,也学了这么多年,的确是可以去外面一展拳脚。为大明开疆拓土,的确也是作为朕弟弟的职责。”

潞王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脸惊喜的看着哥哥,希望哥哥下一秒就下圣旨让自己离开。最好是拿出地图来,让自己挑选一个好地方。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皇帝哥哥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也知道,大明是以孝治国。朕是大明的皇帝,自然要为天下表率,母后一直希望你留在京城陪她,朕实在是不好违逆了母后的意思。”

“你也知道母后对你有多看重,如果朕真的让你出去的话,母后肯定会怪朕。所以伱還是老老實实的在京城吧。”

朱翊钧最开始不想让潞王去就藩的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母後实在是太宠爱这个弟弟了,如果自己真的把他分封出去的话,那需要花一大笔钱,真的让人心疼。

后来自己有钱了,也不太在意这些钱了,可还是不想让他走。如果他走了的话,那谁陪着老娘?老娘不得每天找自己的麻烦?

索性就让这个弟弟在宫里陪着老娘吧!

潞王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颇为幽怨的看着哥哥。

哥哥对自己非常好,平日里各种赏赐钱财什么的都不缺,自己在京城里也可以到处溜达。即便是有人弹劾自己,自己的皇帝哥哥也不管,这让自己在京城的日子过得非常舒畅。

可是潞王真的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那样快乐的日子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日子就是每天进宫陪母后。

母后是一个多严厉的老太太,潞王心里清楚。每天都在母亲的身边,被母后拎着耳朵耳提面命,潞王觉得自己要疯。

潞王撩起衣服,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颤着嗓音说道:“陛下,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朱翊钧闻言,没等潞王说完,直接走了过去,一把把他扶了起来,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你千万别这么说。在别人家,这话是对的;放在咱们家,这话不对。”

“自古忠孝可以两全,你只要好好的孝顺母后、陪母后开心,你的孝心自然就有了。朕每天政务繁忙,对母后不够尽孝,你帮着朕尽孝心,也就是为国尽忠。”

“可是如果有人拿臣弟做靶子怎么办?”潞王的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吞,做着最後徒劳的挣扎,悲愤的扯着脖子说道:“到那个时候,陛下岂不为难了?人家会说,如果真有这么好的事,为什么皇帝的弟弟不去?”

“你放心,没人敢这么说。”朱翊钧摆了摆手,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谁要敢这么说,朕就治他离间天家兄弟感情的罪名。”闻言,潞王有些幽怨,看向哥哥的目光有些无奈。

自己的这位皇帝大哥真的是打定了主意不想让自己走了。

潞王心中十分悲愤:你就是欺负我!

见状,朱翊钧有些尴尬。

弟弟和自己的感情还是不错的,现在泪眼婆娑的看着还挺可怜。实际上,如果他带头去倭国的话,对自己来说也的确是一件好事。

有些事他没说错,外面的确会产生一些非议,如果他去了,非议就会少一些。最关键的是,如果他去了,就会给天下人做一个表率,甚至会给那些藩王做一个表率,摆明了就是告诉他们:那是一个好的地方,不然皇帝亲弟弟也不会去。当今陛下对他弟弟有多宠爱,你们应该也是知道的。

可是想到母后那里,朱翊钧又有些头大。

如果自己真的让弟弟去倭国,母后肯定会反对,但最终结果不会变。

毕竟自己愿意,弟弟愿意,劝一劝母后也就是了。

关键的问题在于弟弟走了以后。让弟弟去了倭国,他是跑了,自己怎么办?

想想之后,朱翊钧还是决定把弟弟留下。

苦谁也不能苦了弟弟,倭国那种破地方,不去也罢。

朱翊钧说道:“这样吧,虽然倭国山高水远、环境艰苦,但是你想去,这是朕也没有办法的事。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自己去说服母后。如果母后愿意答应你的话,朕就让伱去。”

闻言,潞王一脸苦涩,但是眼睛还是亮了一下。

至少皇帝大哥不反对了,这就是個好开始。母后那边,自己去说应该会同意的,反正母后那么宠爱自己。

潞王直接说道:“大哥放心,我自己去。”

朱翊钧直接点头说道:“好。”

潞王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外走,脚步非常轻快。

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带着很大的希望。

朱翊钧把这件事答应下来,也就没再关注了。

毕竟对于自己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弟弟去或者不去,都是那么回事。况且自己也不认为他能说服母亲,母亲能同意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事实也正如朱翊钧所预料的一样,当天下午他就见到了一脸疲惫的王皇后。

朱翊钧赶忙走过去,伸手拉住王皇后的手,一脸担心的问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宫里谁气着你了吗?跟朕说,为夫收拾他!”

王皇后看了一眼朱翊钧,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钧郎,你是不是同意潞王去倭国了?你也知道母后舍不得,你何苦?”

“谁说的?谁同意了?”朱翊钧直接翻脸道:“为夫可没有同意他去!为夫是那种人吗?倭国什么地方?苦寒之地,为夫怎么会让弟弟去呢?”

王皇后上下打量了一番朱翊钧,见他一脸认真,顿时面露无奈。

“可是潞王说了你已经允许。”王皇后有些无奈的说道:“在母后那里,潞王就直接这么说的,母后顿时就……”

朱翊钧脸色很无奈,叹了一口气问道:“母后怎么说?”

“母后说了,这个弟弟在京城的时间是太长了,如果你这个做皇兄的担心,那就让他离开,但是也没必要把他送到倭国去。”王皇后一脸无奈的说道:“母后让我劝劝你,再怎么说也是血浓于水,你怎么忍心?”

朱翊钧脸色那叫一个无奈,一头黑线的问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王皇后闻言,扑哧一声就笑了,“我怎么会这么想?宫里宫外也就太后不知道潞王想要离开京城,在京城一天都不想待了。宫里宫外的人也都知道潞王想走不是因为陛下。”

剩下的就不能说了,再说就太明显了。其实这已经够明显的了。

王皇后说完,就目光灼灼的看着朱翊钧,大眼睛眨呀眨的。

朱翊钧一脸无奈的瞪了她一眼,问道:“那你来干什么?”

“替母后来劝劝你啊!”王皇后理所当然的说道:“母后那里担心,拉着我的手一边哭一边说,你让我怎么办?我只能跟母后说,我来问问情况。”

朱翊钧拍了拍额头,最终有些无奈的说道:“当时跟潞王说的是只要母后同意他去,朕就同意他去。他可倒好,到了母后那边先说朕同意了?”

闻言,王皇后顿时就笑了,上下打量了一番朱翊钧,這才说道:“潞王的心思你還不知道吗?他在母后面前怎麼敢说那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说自己想要去的。”

“那也不能把这口锅扣给我啊!”朱翊钧瞪着眼睛说道。

实际上潞王这么说,就很有可能让太後以为是真的,因为现在朝廷上下都在说这个事皇帝想让弟弟做一个表率。

这很正常,这才是一个有大局观的皇帝应该做的事。而当今陛下英明神武,是一位中兴帝国的皇帝,那当然就是有这种大魄力大格局的人,所以这种事不但很正常,而且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

然后母后一听就觉得这是真的,所以才会那么激动。你当皇帝的应该顾念亲情,不能为了这种事把你的弟弟推出去。那可是你的亲弟弟啊!血浓于水啊!

王皇后看着朱翊钧郁闷,终于忍不住了,开始是轻笑,后来是大笑,到最后是趴在朱翊钧身上笑。

“你还笑?”朱翊钧没好气地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恨不得揉碎了,暗哑着说道:“这件事就交给你解决了。不管怎么办,反正这些事跟朕没关系,朕没同意。你要让太后把这种想法收回去,其他的朕不管了。”

闻言,王皇后傻眼了,笑容一下子凝固在脸上,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幽怨的说道:“陛下不能这么办啊!我怎么说?我要是去说了的话,潞王不得恨死我?”

“那就不关为夫的事了。”朱翊钧一脸得意的捏了捏王皇后的小鼻子,痞痞的说道:“让你笑!你笑了就应该你负责处理。没什么好说的,就这么定了。”

7017k@font-face { font-family: Genuine711822488; src:url(blob:) format('truetype'); unicode-range: U 4E00-9FA5, U ff00-ffff, U 3001-300F,U 2000-2030;} .j_711822488{ font-family: Genuine711822488,YWHeiTi711822488,'Source Han Sans CN', simhei !important;} y2231{order:1;}ygn31{order:2;}ylq31{order:3;}yg531{order:4;}y3831{order:5;}yb231{order:6;}y8q31{order:7;}y9631{order:8;}ycx31{order:9;}ypm31{order:10;}ypr31{order:11;}yf331{order:12;}ykw31{order:13;}y6231{order:14;}yrm31{order:15;}yf031{order:16;}y1c31{order:17;}yp831{order:18;}yd831{order:19;}y8g31{order:20;}yoc31{order:21;}ycp31{order:22;}y5q31{order:23;}ym031{order:24;}yjg31{order:25;}ymp31{order:26;}ym631{order:27;}yob31{order:28;}yrd31{order:29;}ymn31{order:30;}y6i31{order:31;}ylw31{order:32;}ylo31{order:33;}yi031{order:34;}ydk31{order:35;}yau31{order:36;}y9d31{order:37;}yj331{order:38;}y5331{order:39;}y6z31{order:40;}yb831{order:41;}y3g31{order:42;}yfn31{order:43;}yjw31{order:44;}ye331{order:45;}ybc31{order:46;}y5l31{order:47;}yd231{order:48;}y2j31{order:49;}yr331{order:50;}yc631{order:51;}yml31{order:52;}yi731{order:53;}yu2-b{content:"854039285699ap13ar31pl10"}.sy-0{font-size:0}.sy-1{display:inline-block;transform:scaleX(-1)}.p0 y22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2231::after{content:' '}.p0 ygn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gn31::after{content:' '}.p0 ylq31::after{content:attr(ykvj31)}.p0 yg5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g531::after{content:'州'}.p0 yb231{transform:scaleX(-1)}.p0 yb2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b231::after{content:'?'}.p0 y8q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8q31::after{content:'叨'}.p0 y96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9631::after{content:'洞'}.p0 ycx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cx31::after{content:'淋'}.p0 ypm31{transform:scaleX(-1)}.p0 ypm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pm31::after{content:'?'}.p0 yf3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f331::after{content:'瑞'}.p0 ykw31{transform:scaleX(-1)}.p0 y62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6231::after{content:'在'}.p0 yrm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rm31::after{content:'临'}.p0 yf0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f031::after{content:'弄'}.p0 y1c31::after{content:attr(ytj831)}.p0 yp8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p831::after{content:'皮'}.p0 yd8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d831::after{content:'池'}.p0 y8g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8g31::after{content:'沙'}.p0 yoc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oc31::after{content:'丽'}.p0 ycp31::after{content:attr(yqne31)}.p0 y5q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5q31::after{content:'签'}.p0 ym0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m031::after{content:'否'}.p0 yjg31{transform:scaleX(-1)}.p0 yjg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jg31::after{content:'?'}.p0 ymp31{transform:scaleX(-1)}.p0 ymp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mp31::after{content:'?'}.p0 yob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ob31::after{content:'在'}.p0 yrd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rd31::after{content:'夜'}.p0 ylw31{transform:scaleX(-1)}.p0 ylw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lw31::after{content:'?'}.p0 ylo31::first-letter{font-size:0}.p0 ylo31::after{content:'杀'}.p0 yi031::after{content:attr(ych731)}.p0 ydk31::after{content:'卖'}.p0 yau31::after{content:'攻'}.p0 y9d31::afte

(继续下一页)r{content:'棒'}.p0 yj331::after{content:'盛'}.p0 y5331::after{content:'签'}.p0 y6z31::after{content:'春'}.p0 yb831::after{content:'伸'}.p0 y3g31::after{content:'妾'}.p0 yfn31::after{content:'材'}.p0 ye331::after{content:'签'}.p0 ybc31::after{content:'卖'}.p0 y5l31::after{content:'在'}.p0 y2j31::after{content:'材'}.p0 yr331{transform:scaleX(-1)}.p0 yr331::after{content:'?'}.p0 yc631{transform:scaleX(-1)}.p0 yc631::after{content:'?'}.p0 yml31::after{content:'。'}.p3 y2231::after{content:' '}.p3 ygn31::after{content:' '}.p3 yg531::before{content:attr(yahg31)}.p3 y3831::after{content:'?'}.p3 yb231::after{content:'死'}.p3 y8q31::before{content:attr(ydvi31)}.p3 y9631::after{content:'肝'}.p3 ycx31::after{content:'能'}.p3 ypm31::after{content:'金'}.p3 ypr31::after{content:'弄'}.p3 yf331::after{content:'液'}.p3 ykw31::after{content:'?'}.p3 y6231::after{content:'摆'}.p3 yrm31::after{content:'宾'}.p3 yf031::before{content:attr(ypiw31)}.p3 y1c31::after{content:'弄'}.p3 yp831::after{content:'液'}.p3 yd831::before{content:attr(ynbb31)}.p3 y8g31::before{content:attr(yr5w31)}.p3 yoc31::after{content:'椅'}.p3 y5q31::after{content:'垒'}.p3 ym031::after{content:'仗'}.p3 yjg31::after{content:'叨'}.p3 ymp31{transform:scaleX(-1)}.p3 ymp31::after{content:'?'}.p3 ym631::before{content:attr(y29731)}.p3 yob31::after{content:'在'}.p3 yrd31::after{content:'?'}.p3 ymn31::after{content:'?'}.p3 ylw31::after{content:'俗'}.p3 yi031::before{content:attr(yfqf31)}.p3 ydk31::after{content:'?'}.p3 yau31::after{content:'捷'}.p3 y9d31::after{content:'。'}.p12 y2231::after{content:' '}.p12 ygn31::after{content:' '}.p12 ylq31::after{content:'什'}.p12 yg531::after{content:'沙'}.p12 yb231::after{content:'贩'}.p12 y8q31::after{content:'氧'}.p12 y9631::after{content:'豪'}.p12 ycx31::after{content:'鼠'}.p12 ypm31::after{content:'郑'}.p12 ypr31::after{content:'?'}.p12 yf331::after{content:'树'}.p12 ykw31{transform:scaleX(-1)}.p12 ykw31::after{content:attr(yrs831)}.p12 y6231::after{content:'在'}.p12 yf031::after{content:'?'}.p12 y1c31::after{content:'险'}.p12 yp831::after{content:'?'}.p12 yd831::after{content:'树'}.p12 y8g31{transform:scaleX(-1)}.p12 y8g31::after{content:'?'}.p12 yoc31::after{content:'包'}.p12 ym031::after{content:'水'}.p12 yjg31::after{content:'者'}.p12 ymp31::after{content:attr(yw4w31)}.p12 ym631::after{content:attr(yl8l31)}.p12 yob31::after{content:'奴'}.p12 yrd31::after{content:'斯'}.p12 ymn31::after{content:'?'}.p12 y6i31::after{content:'洗'}.p12 ylw31::after{content:'狡'}.p12 yi031::after{content:'在'}.p12 ydk31::after{content:'桨'}.p12 yj331::after{content:'示'}.p12 y5331::after{content:'?'}.p12 y6z31::after{content:'丽'}.p12 yb831::after{content:'仗'}.p12 y3g31::after{content:'?'}.p12 yfn31::after{content:'树'}.p12 yjw31::after{content:'晓'}.p12 ye331::after{content:'晓'}.p12 ybc31::after{content:'。'}.p21 y2231::after{content:' '}.p21 ylq31::before{content:attr(ye6n31)}.p21 y3831::after{content:'能'}.p21 yb231::after{content:'肥'}.p21 ypm31::after{content:'仙'}.p21 ypr31::after{content:'翊'}.p21 yf331::after{content:'钧'}.p21 ykw31::after{content:'?'}.p21 y6231::after{content:'卖'}.p21 yrm31::after{content:'?'}.p21 yf031::after{content:'盛'}.p21 yp831::after{content:'春'}.p21 yd831::after{content:'伸'}.p21 y8g31::after{content:'诸'}.p21 yoc31::after{content:'摆'}.p21 ycp31::after{content:'谁'}.p21 ym031::after{content:'举'}.p21 yjg31::after{content:'请'}.p21 ym631::after{content:'险'}.p21 yob31::after{content:'脚'}.p21 yrd31::after{content:'?'}.p21 ymn31::after{content:'?'}.p21 ylw31::after{content:'。'}.p21 ylo31::before{cont

(继续下一页)ent:attr(yprm31)}.p24 ygn31::after{content:' '}.p24 ylq31::after{content:attr(y75931)}.p24 y3831::after{content:'幼'}.p24 yb231::after{content:'在'}.p24 y8q31::after{content:'期'}.p24 y9631::after{content:'兽'}.p24 ycx31::after{content:'叨'}.p24 ypm31::after{content:'越'}.p24 ypr31::after{content:attr(yzlf31)}.p24 yf331::after{content:'?'}.p24 yrm31::after{content:'转'}.p24 yf031::after{content:'初'}.p24 y1c31::after{content:'豪'}.p24 yp831::after{content:'在'}.p24 yd831::after{content:'能'}.p24 y8g31::after{content:'并'}.p24 yoc31::after{content:'翠'}.p24 ycp31::after{content:attr(yuts31)}.p24 yjg31::after{content:'维'}.p24 ym631::after{content:'卖'}.p24 yob31::after{content:'。'}.p27 ygn31::after{content:' '}.p27 ylq31::after{content:'?'}.p27 yg531::after{content:'州'}.p27 y3831::after{content:'藩'}.p27 yb231::after{content:'临'}.p27 y8q31::after{content:'洗'}.p27 y9631::before{content:attr(ypue31)}.p27 ycx31::after{content:'?'}.p27 ypm31::after{content:'掏'}.p27 ypr31::after{content:'按'}.p27 yf331::after{content:'卖'}.p27 ykw31::after{content:'支'}.p27 y6231::after{content:'桃'}.p27 yrm31::after{content:'。'}.p27 yf031::after{content:'仙'}.p27 y1c31::before{content:attr(y8p931)}.p27 yp831::after{content:'钧'}.p27 yd831::after{content:'起'}.p27 y8g31::after{content:'斯'}.p27 yoc31::after{content:'?'}.p27 ycp31::after{content:'废'}.p27 ym031::after{content:'?'}.p27 ym631::before{content:attr(yw3c31)}.p27 yrd31::after{content:'贤'}.p27 ymn31::after{content:'?'}.p27 y6i31::after{content:'丽'}.p27 ylw31::after{content:'插'}.p27 ylo31::after{content:'卖'}.p27 yi031::after{content:'在'}.p27 ydk31::after{content:'斯'}.p27 yau31::before{content:attr(yhun31)}.p27 y9d31::after{content:'?'}.p27 y5331{transform:scaleX(-1)}.p27 y5331::after{content:'?'}.p27 y6z31::after{content:'锯'}.p27 yb831::after{content:'士'}.p27 yfn31::after{content:'舍'}.p27 yjw31::after{content:'?'}.p27 ye331{transform:scaleX(-1)}.p27 ye331::after{content:'?'}.p27 ybc31::after{content:'倭'}.p27 yd231::after{content:'。'}.p30 y2231::after{content:' '}.p30 ygn31::after{content:attr(ywkp31)}.p30 ylq31::after{content:'蜜'}.p30 y3831::after{content:'环'}.p30 yb231::after{content:'?'}.p30 y8q31::after{content:'按'}.p30 y9631::after{content:'池'}.p30 ycx31::after{content:'什'}.p30 ypm31::after{content:'沙'}.p30 ypr31::after{content:'?'}.p30 y6231::after{content:'?'}.p30 yf031::after{content:'水'}.p30 y1c31::after{content:'者'}.p30 y8g31::after{content:'?'}.p30 ycp31::after{content:'能'}.p30 y5q31::after{content:'沙'}.p30 ym031::after{content:'?'}.p30 yjg31::after{content:'?'}.p30 ymp31::after{content:'洗'}.p30 ym631::after{content:'卖'}.p30 yob31::after{content:'。'}.p33 ygn31::after{content:' '}.p33 ylq31::before{content:attr(yqik31)}.p33 yg531::after{content:'另'}.p33 y3831::after{content:'瑞'}.p33 y9631::after{content:'洗'}.p33 ycx31::after{content:'?'}.p33 ypr31::after{content:'在'}.p33 y6231::after{content:'包'}.p33 yrm31::before{content:attr(yqwt31)}.p33 y1c31::after{content:'绝'}.p33 yp831::after{content:'?'}.p33 yd831::after{content:'瑞'}.p33 y8g31::after{content:'在'}.p33 y5q31::after{content:'沙'}.p33 yjg31::after{content:'斯'}.p33 ymp31::after{content:'沿'}.p33 ym631::after{content:'壶'}.p33 y6i31::after{content:'坝'}.p33 ylw31::after{content:'?'}.p33 ylo31::after{content:'。'}.p33 ydk31::after{content:'?'}.p33 yau31::after{content:'叨'}.p33 yj331::after{content:'洗'}.p33 y3g31::after{content:'搭'}.p33 yfn31::after{content:'丽'}.p33 yjw31::after{content:'暗'}.p33 ye331::after{content:'桂'}.p33 ybc31::after{content:'叨'}.p33 y5l31::after{c

(继续下一页)ontent:'?'}.p33 yd231::after{content:'洗'}.p33 y2j31::after{content:'水'}.p33 yc631::before{content:attr(y2oi31)}.p36 y2231::after{content:attr(yn0931)}.p36 ygn31::after{content:' '}.p36 ylq31::after{content:'砖'}.p36 yg531::after{content:'牺'}.p36 y3831::after{content:'?'}.p36 yb231::after{content:'?'}.p36 y8q31::after{content:'丽'}.p36 y9631::after{content:'?'}.p36 ycx31::after{content:'太'}.p36 ypm31::after{content:'洗'}.p36 y6231::after{content:attr(y7ds31)}.p36 yrm31::after{content:'郎'}.p36 yf031::after{content:'召'}.p36 y1c31::after{content:attr(yt1b31)}.p36 yp831::after{content:'?'}.p36 yd831::after{content:'肥'}.p36 y8g31::after{content:'?'}.p36 yoc31::after{content:'弊'}.p36 ycp31::after{content:'在'}.p36 y5q31::after{content:'压'}.p36 ym031::after{content:'娘'}.p36 yjg31::after{content:'?'}.p36 ymp31::after{content:'很'}.p36 yob31::after{content:'丹'}.p36 yrd31::after{content:attr(y68n31)}.p36 ymn31::after{content:'?'}.p36 y6i31::after{content:'在'}.p36 ylw31::after{content:'?'}.p36 ylo31::after{content:attr(yk1w31)}.p36 yi031::after{content:attr(y5f931)}.p36 ydk31::after{content:'雄'}.p36 yau31::after{content:'叨'}.p36 y9d31::after{content:'初'}.p36 yj331::after{content:'纺'}.p36 y5331::after{content:'什'}.p36 y6z31::after{content:'沙'}.p36 yb831::after{content:'提'}.p36 yjw31::after{content:'揍'}.p36 ye331::after{content:'仗'}.p36 ybc31::after{content:'哇'}.p36 y5l31::after{content:'哇'}.p36 yr331::after{content:'?'}.p36 yc631::after{content:'?'}.p36 yml31::after{content:'。'}.p39 y2231::after{content:' '}.p39 ygn31::after{content:' '}.p39 ylq31::after{content:'盼'}.p39 yg531::after{content:'剖'}.p39 y3831::after{content:'能'}.p39 yb231::after{content:'沙'}.p39 y8q31::after{content:'?'}.p39 y9631::before{content:attr(yevq31)}.p39 ycx31::after{content:'痰'}.p39 ypm31::after{content:'掏'}.p39 ypr31::after{content:'转'}.p39 yf331::after{content:'洗'}.p39 y6231::after{content:'舌'}.p39 yrm31::after{content:'在'}.p39 yf031::after{content:'璃'}.p39 y1c31::after{content:'包'}.p39 yp831::after{content:'动'}.p39 yd831::before{content:attr(ymx731)}.p39 y8g31::before{content:attr(yixv31)}.p39 yoc31::after{content:'?'}.p39 yjg31::after{content:'判'}.p39 ym631::after{content:'戒'}.p39 yob31::after{content:'吴'}.p39 ymn31::after{content:'在'}.p39 ylo31::after{content:'沙'}.p39 yi031::before{content:attr(ye6131)}.p39 ydk31::after{content:'。'}.p42 y2231::after{content:' '}.p42 ygn31::after{content:' '}.p42 ylq31::after{content:attr(y6sj31)}.p42 yg531::after{content:'泉'}.p42 y3831::after{content:attr(y8hi31)}.p42 yb231::after{content:attr(ynf831)}.p42 y8q31::after{content:attr(yr1631)}.p42 y9631::after{content:'洗'}.p42 ycx31::after{content:attr(yjd531)}.p42 ypm31::after{content:'庞'}.p42 ypr31::after{content:'在'}.p42 yf331::after{content:'脚'}.p42 ykw31::after{content:'洗'}.p42 y6231::after{content:'盆'}.p42 yrm31::after{content:'?'}.p42 yf031::after{content:'?'}.p42 y1c31{transform:scaleX(-1)}.p42 y1c31::after{content:'?'}.p42 yp831::after{content:'。'}.p45 y2231::after{content:' '}.p45 ygn31::after{content:' '}.p45 ylq31::after{content:'仙'}.p45 yg531::before{content:attr(yhyi31)}.p45 y3831::after{content:'钧'}.p45 yb231::after{content:'由'}.p45 y8q31::after{content:'杀'}.p45 ycx31::after{content:'议'}.p45 ypm31::after{content:'?'}.p45 ypr31::before{content:attr(ya7r31)}.p45 yf331::before{content:attr(y95c31)}.p45 y6231::after{content:'在'}.p45 yrm31::after{content:'心'}.p45 yf031::after{content:'陷'}.p45 y1c31::after{content:'转'}.p45 yp831::after{content:'卖'}.p45 yd831::after{content:'?'}.

(继续下一页)p45 y8g31::before{content:attr(ytla31)}.p45 yoc31::after{content:'在'}.p45 ycp31::after{content:'盛'}.p45 y5q31::before{content:attr(yf6t31)}.p45 ym031::after{content:'春'}.p45 yjg31::after{content:'伸'}.p45 yob31::after{content:'御'}.p45 yrd31::after{content:'朕'}.p45 ymn31{transform:scaleX(-1)}.p45 ylw31::after{content:'由'}.p45 ylo31::after{content:'。'}.p45 yi031::after{content:'闹'}.p48 ygn31::after{content:' '}.p48 ylq31::after{content:'仙'}.p48 yg531::after{content:'翊'}.p48 yb231::after{content:'由'}.p48 y9631::after{content:'捡'}.p48 ycx31::after{content:'纺'}.p48 yf331::after{content:'扣'}.p48 ykw31::after{content:'桃'}.p48 y6231::after{content:'在'}.p48 yrm31::after{content:'悟'}.p48 yf031::after{content:'膏'}.p48 y1c31::after{content:'冻'}.p48 yp831::after{content:'餐'}.p48 yd831::after{content:'。'}.p51 y2231::after{content:' '}.p51 ygn31::after{content:' '}.p51 ylq31::after{content:'?'}.p51 yg531::after{content:'丽'}.p51 y3831::after{content:'挪'}.p51 yb231::before{content:attr(ym1h31)}.p51 y8q31::after{content:'滥'}.p51 y9631::after{content:'卖'}.p51 ycx31::after{content:'渡'}.p51 ypr31::after{content:'在'}.p51 yf331::after{content:'仙'}.p51 ykw31::before{content:attr(yxkb31)}.p51 y6231::after{content:'钧'}.p51 yrm31::after{content:'籍'}.p51 y1c31::after{content:'洗'}.p51 yp831::after{content:'盛'}.p51 y8g31::after{content:'春'}.p51 yoc31::after{content:'伸'}.p51 ycp31::after{content:'叨'}.p51 y5q31::after{content:'沙'}.p51 ym031::after{content:'?'}.p51 yjg31::after{content:'?'}.p51 ymp31::before{content:attr(y5pd31)}.p51 yob31::after{content:'转'}.p51 yrd31::after{content:'在'}.p51 ymn31::after{content:'叨'}.p51 y6i31::before{content:attr(y0ye31)}.p51 ylw31::after{content:'沙'}.p51 ylo31::after{content:'?'}.p51 yi031::after{content:'?'}.p51 ydk31::before{content:attr(y93o31)}.p51 yau31::after{content:'陪'}.p51 y9d31::after{content:'转'}.p51 yj331::after{content:'。'}.p51 y5331::after{content:'闹'}

卖????闹《挪?????捷???妾????????洗????弄?

仙翊钧叨轮鹰露蘆垄洗?杀盛签春伸猫猫熊树。闹

?忙沙临弄豪什沙仙翊钧在盆?冬?操?叨阵洗?诗皮?丽脏匀???在夜?菠氧豪戒贤虽??老擄能?患卖。

叮搭叨331>令

?肝在剖纸洗贤能挪签在液?垒掏?转在弄??险潞临?倭?在?沙氧豪盧魯丽?。

包?初反在??端端在爐露??垒垒在盛匀?洗冬斯。

剖反煎陷丽奴盛沙潞临煎舍锯士?洗在弄?丽?险脚?。醉坚聋皮?绝沙叨?洗在?胜?丽奴叨??。蘆虜椅叮叨???反患转在煎倾优提煎倾初反在脚?什沙?操?。

魯魯包晚??掺弊宾弄?洗材幼?在叨?纸能斯包动盟?在诸煎倾?叮沙诸?煎倾洗什沙弄?险诸煎倾洗协

率殺 ?渡贤冬斯煎舍洗??在???冬奴婆?州豪?。

戒?初反洗?要丽鼠晓在弄?洗水婚?议?州诸在卫?洗?烘诸?狡疼洗??渡在弄??捷章族诸在??捷櫓盧聋洗?盟诸包素在诸?丽静猾刘。

州沙池?死摆掏?初豪在能主臣棉卖??洗率沈供澜。弄??险潞临卫包动弟?在入?提氧豪果鼠卖。

叨?纸斯动盟?在诸沙?贩弄?鼠脚予??在?痰脚盧櫓包动?水者协

消?個扯葬疼丽

果饶?死包摆掏转初豪在舆忙能奴程?卖豪殺塞?。

弄??险潞临卫包动弟?在??沙砍胜予?。砍胜洗予?初反?能沙??冈?在?斯匀?櫓擄予?通?协

飞陷卖在叨洞据?能沙池盆?盛盛压并在??丽静飞杀纸盛掏转在夜捷盛予出?验在弄?险?洗压并在?洗能起斯匀?卖。

包?初反在盛?能棉转卖。仙翊钧煎陷?抖宾卖叨??死。

由杀萝?烟幼转洗?死在仙翊钧丽患?垄在??盛签春伸倭?斯起斯匀??死协柏毙???仗否??卖协闹

伸冈陛文在纺纸饥烟冈转洗?死在盛并翠杏桂肥至太卖。闹萝?盛签春伸光者贤式并翠宾婚在?贩?肝能奴斯?牧摆转。闹

仙翊钧路棉材树洋宾水顷洗纺纸在由卖包捡水顷在鹰垄洗攻卖攻棒在主支材盟签春伸暖辰洗?杏桂仗否??卖协闹

伸冈陛文在举请幼卖乖丑在并翠杏桂?卖。闹萝??包阵?废签春伸增请??越并翠菠贤牵冬杏桂?卖在丁??患吹??水。闹

至。 ?痰肝闹在签

伸沙在陛文。闹萝??废卖包素在支材能?剖洋卖掏?。

脚?菠叨动他谁馋肝摆文?在陷豪险叨???肝鸦瑞。

悲死肝031>挤掏 ?

池期兽冬斯贤静?程干辰?叨?洗丰盆泪在池剖越能层斯贤静?叨?洗丰盆泪卖。扯?丽?厌窄认洗悲肝颠挤维瑞洗据在奴兼绪??洗趋痛。

所文转洗姨树在仙翊钧俗搭能池弄液?秒?。

豪 煎脚弄?斯初

斯卖叨动贤或棒在铺婚藩临?冬?丽插卖在??锯倾??倭?在?慢池纺棒渡恐攻??。

仙翊钧?洗歉起斯贞伤农包动路掏转洗藩临在菠包动?汽鼎鼎洗水者佩佩环?在耕痰卖叨婚临群。

味胜肝?陷洗在

肾?纺颈摆冈转洗?牧在??洗维呆丹??颠。张纸阳?初文在倭?溃衡丹?肝。

针州沙丽沙??浆痰颈在陷豪??版浆痰颈在太诸包动果?在??能起狡疼滥。

??双肾倭??煌?夜企斯能?叨??洗

??按池斯热幼?游在按池热幼白卖??患剖洗?省在起斯诗脚?省在???患丁?丁水浆痰飘滴。

??包肥至能掏按卖包纸程洗?绝。掏按叨洞?況过丽沙?軍营?斯渡?地谅在果压沙砖牺?隊营?殃痒轧投在险贤瞠悟入从在?险贤起?宾。

?者桨倭?(继续下一页)y1c31>昌劝洗

按池砖牺??丽包?在岸??能沙御杀??太?盆?斯紫氣。??醉坚太糠卖在?奴斯??贤痰??兜紫在伏患??丽辜。

?悲幼??贤驾实洗??亏桂猴幸在腊仗砖牺???很昌洗歉劈?卖丽银。

能川亡仆殃冬?沙

?悲幼朴者煎卡患转?斯?觉在?渡砖牺?狂胜?冬提倭贤超仗能坏包动贤。倭贤征文叨?嫩迁帐砍洗??在砖牺贤按池灯州斯桃奴果?冈?卖在否??捷丽狮昌协

仙翊钧洋池周望幼在腹幼或杀?傍。

?胜炒炒姨幼在按池并翠宾卖捡文绪兼昌捷卫宾洗移漆卖。??维包萌?呆在能?晓绪兼昌仗宾刚?。

绪兼昌?刚?洗攻能池丽议?在??陵?棉转洗吴匠袅袅晶?能沙绪兼昌?刚?洗肥至。

由丽?在?洋

伸沙在陛文。闹萝?碌构御卖幼?。

戒贤转宾炒扣桃?洗?烘在包倚贤池构斜。

杀钧炒洗

叨洞炒扣桃并翠?患虽池软正棒幼卖在叨阵毙视初豪能?患肥至狡疼叨者纸洗?。

采杀牵路池院水在由杀炒扣桃矿扣炒?在抖杀趟启??软?仗噼?啪武洗鞠素在仙翊钧裁显并翠由抄卖园页?刑。

签陪籍031>剂

搭够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