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耽美小说 > 其他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945 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全文终)

我叫小柚子。

因为出生在柚子成熟的季节。

我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妈妈,还有一个伟大的科学家爸爸。

但我最喜欢的人是奶奶!

奶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科学家,大家叫她“江教授”。

偶尔爷爷也会这么叫。

每当这时,奶奶总会回一句:“谢教授。”

没想到吧?我爷爷也是科学家呢!

新闻报道里经常听见爷爷和奶奶的名字,那些看不懂的科学杂志上也都有他们的作品。

喜欢奶奶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奶奶特别美,也特别爱干净。

每次扑进奶奶怀里,都有一股橙子的香味。

我看过奶奶年轻时的照片,网上一搜就能找到,比明星还漂亮,据说当年爷爷把四方城的老陈醋都喝干了。

其次,奶奶特别聪明!

她会玩最难版本的TYT桌游,会解练习册上打星号的难题,会全手工自制鲁班锁、将军案,以及各种现代建筑物模型。

哦,对了,不管是玩华容道、大富翁,还是剧本杀、密室逃脱,奶奶永远都是MVP!

家长开放日那天,我带着奶奶一起去,然后……我们赢走了几乎全部奖品,把同桌小胖子都气哭了。

奶奶也特别爱我,她说,我是她的小甜甜,看一眼就会甜到心坎儿里!

我想,肯定是因为爷爷管得太严,不允许奶奶乱吃甜食,所以奶奶才这么喜欢抱我。

因为我甜呀,可以解馋嘛!

除了奶奶,我也很爱爷爷的。

首先当然是因为爷爷超帅超酷,尤其穿西装的时候,就像电视剧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特别有范儿!

然而帅不过三秒,他就会凑到奶奶身边撒娇,让奶奶帮忙打领带,或者整理领口,反正总有那么多理由~

每当这时,奶奶嘴上说着不想、不要、不愿意,但手上动作却很诚实。

她会系出一个漂亮的结,然后调到周正,最后用掌心抻开上面所有褶皱。

“好了,谢教授。”

“辛苦了,江教授。”

两人相视一笑。

刹那间,我作为旁观者都好像被幸福击中,嘴角不自觉上扬。

也是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天底下不是每对夫妻都像爷爷奶奶这样恩爱。

比如,爸爸就从来不会撒娇让妈妈帮忙系领带,妈妈也不会对爸爸露出那种无奈又宠溺、像看小孩儿一样的目光。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

相敬如宾。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非常困惑,如果不是像爷爷奶奶这样因为爱情,那为什么要结婚呢?

爸爸摸摸我的头,叹了口气。

他说:爱情有很多种,不是每种都像你爷爷奶奶这样拥有同样出色外貌、势均力敌的智商、完美契合的灵魂。

我问:那你和妈妈呢?

爸爸淡淡勾唇:我们是在合适的时机遇到了合适的人,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的相处中逐渐变成契合的模样。

我没听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爸爸回到实验室,继续工作。

我想,他爱妈妈,爱我,同样也爱着那些实验器材、分析数据和论文报告。

如果真的像爸爸说的那么难,为什么小姑姑和小姑父也跟爷爷奶奶他们一样,都这么恩爱呢?

以后我也能找到那样一个可以像爷爷对奶奶、小姑父对小姑姑那样的男孩子吧?

可是当我遇到初恋,再到半年之后分手,才发现原来“爱情”并不简单,更不像爷爷奶奶表现出的那样甜蜜恩爱。

大三的时候,我交往了第四任男友。

他是爸爸的学生,物理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我期望他有科学家的浪漫,就像爷爷会用全息AI投影技术,在结婚纪念日当天送给奶奶一架宇宙飞船一样。

可惜,他将科学家的沉默、木讷表现得淋漓尽致,将直男的刻板、顽固演绎得入木三分。

所以,这段感情只维持了两个月。

连说分手的时候,他都那么冷静理智,像一台冷冰冰、没有感情的机器。

那一刻,我忽然松了口气,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幸好分了!

不合适的人,勉强凑到一起,也只是浪费时间。

原来“合适”都这么难。

大四那年,我交往了一个程序员男朋友。

一米八的个子,不是很帅,但也不丑,是小姑父公司新签的“天才计划”毕业生之一,名校背景,能力出众。

但这段恋情也只维持了半年。

分手的原因是他加班太多,每次打电话都约不出来。

当“分手”说出口的那一刹那,虽然有些惆怅,但我并不伤心。

小姑姑说:傻丫头,你都没爱过,又怎么会伤心?

爱是什么?

我不懂,但我知道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像爷爷爱奶奶那样爱我的人了。

是的,爷爷爱奶奶。

从小到大,我看到的永远都是爷爷哄着奶奶,惯着奶奶,让着奶奶,把她当宝贝一样捧在掌心。

奶奶当然也爱爷爷,但我总觉得,没有爷爷爱她多。

直到——

我博士毕业那年,F洲爆发3S病毒,因为转染性强、致死率高,感染者浑身僵硬抽搐并伴随嗜血、吃生肉等症状,就像电影里的丧尸,所以这种病又被当地人称为“丧尸病”!

华夏第一时间派遣病毒学专家团队赶往F洲,但两个月过去,死亡人数并未减少,病毒也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仍在大面积感染正常民众。

爷爷临危受命,在九十岁高龄奔赴疫病前线。

离开那天,奶奶去机场送他,两人拥抱告别,但并未落泪,脸上始终都保持着微笑。

“谢教授,你要早点回来呀。”

“遵命!”

然而这次爷爷爽约了,因为年事已高,抵抗力本来就弱,他还夜以继日高强度工作,最终被病毒感染,倒在了实验台上,永远没再醒来。

当晚,奶奶接到电话,从接听到挂断用时一分零八秒,全程只说了一句话:“好,我知道了。”

我看见奶奶眼里分明有泪,但始终没有落下。

第二天奶奶坐上飞往F洲的航班。

临走前,她笑着看了眼爸爸和小姑,又摸摸我的头,“要好好的。”

留下这四个字,便头也不回地钻进机舱。

很快,螺旋桨转动的巨大声浪传来,而后逐渐远去,消失,再不可闻。

三个月后,疫苗诞生,病毒被彻底攻克。

但伴随着好消息传来的还有奶奶逝世的噩耗。

没有感染,也没有猝死,在疫苗研制成功的当晚,她像往常那样抱着爷爷的骨灰盒闭眼睡去,在睡梦中停止了呼吸。

据当时在场的医务人员回忆:江教授走得很安详,脸色红润,眉眼平和,嘴角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我知道,一定是奶奶心疼爷爷一个人太孤独,所以陪他去了。

临走前那句“要好好的”不是告别,而是……遗言!

她早就知道,也早就做了决定。

那一刻,我知道我大错特错,奶奶爱爷爷一点也不比爷爷爱她少!

……

半个月后,两个身披国旗的骨灰盒被捧下飞机。

机场外,无数民众含泪相送。

最终,两个骨灰盒连同鲜艳的国旗被一并葬入国家陵园内。

我跪在爷爷和奶奶并排而立的墓碑前,仿佛看见别墅外花园里两人并肩靠坐在秋千上的身影。

摇啊摇,轻轻晃,爷爷和奶奶在夕阳下相视一笑。

……

这就是我爷爷奶奶的故事。

我叫江不离,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叫谢不弃。

都是爷爷赐名。

感谢聆听。

(全文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